首页 > > 湖南网首页 > 教育 > 正文

“省部共建”炙手可热:目前已有近120所高校进入“国家队”

2018-07-31 11:48:43南方周末
字号:T|T

划重点:

  1. 省部共建高校的初衷是为了平衡高等教育弱省的利益,这些省份往往无教育部直属高校或“211”大学较少。
  2. 从2004年到2011年底,全国省部共建了22所高校,但宣布“关门”之后,2012年到2014年3年间就增加了21所,2015年增加23所,2016年更是多达35所,2017年也有15所,目前已有近120所高校进入“国家队”。
  3. 站在地方高校的角度,地方财政拨款的增加固然重要,但不是最重要,它们更在意的是能让学校跻身“国家队”。
  4. 高校跻身“共建”序列能给自身发展带来机会,但反过来也会成为部委在某方面的“工作抓手”。
  5. 不过从今年开始,一些“省部共建”大学的身份得到了“升级”——成为“部省合建”大学。

2018年7月6日,中国铁路总公司和江西省签署协议,合作共建华东交通大学。(华东交通大学官网截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7月26日《南方周末》)

多了参加教育部部属高校会议的机会,而且可以利用“省部共建”的平台,争取到更多的项目和资金。

另一方面,享受部属高校待遇后,硕士、博士招生指标可以通过和教育部协商沟通来增加。

“日新其德,止于至善”。以此八字作为校训的华东交通大学坐落于南昌,迄今有47年办学历史。2018年7月6日,这所江西省属高校“一只脚踏进了国家队”。

当天,中国铁路总公司和江西省签署协议,合作共建华东交通大学。学校随后发布公告,宣布进入“省部共建”高校序列,公告里的“喜讯”二字流露出学校对这一身份的在意。

省部共建之后,铁总将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等方面给予华东交大指导,江西省政府则会在政策、项目、经费等方面加大对学校的支持力度。

这样的“希望条款”,几乎是每份“省部共建”协议中的标配。正因如此,“省部共建”已成为地方高校近年争相抢夺的资源。从华东交大在共建公告中使用的“历时5年”之说,就不难体会争取过程之曲折。

“省部共建”,指相关部委(主要是教育部)与相关省份共建高校,始于2004年,其中包括少量的“211”“985”高校,多数是地方高校。这一模式启动以来,前半程一直小步慢跑,但2011年之后突然提速。

时任教育部长袁贵仁在那年全国“两会”期间,通过记者会明确表态:“‘985’‘211’的大门已经关上”。这令不少之前想进入这两个序列的学校措手不及,只能调转方向,争取成为“省部共建”高校。

之后省部共建高校数量开始跨越式增长。从2004年到2011年底,全国省部共建了22所高校,但宣布“关门”之后,2012年到2014年3年间就增加了21所,2015年增加23所,2016年更是多达35所,2017年也有15所,目前已有近120所高校进入“国家队”。

省政府表示“压力大”

省部共建高校的初衷是为了平衡高等教育弱省的利益,这些省份往往无教育部直属高校或“211”大学较少。

教育部相关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本世纪初确定建设“211”高校时,有些学校各方面的条件已经达标,但由于指标有限,不能再获评,教育部也在思考“一个折中的办法”。

同一时期,“高考大省”河南因省内一所教育部直属高校都没有,也多次向教育部提出申请,希望能得到援建。

“郑州大学喊得最厉害。”相关人士说,最终,教育部与河南省政府于2004年2月27日签署了共建协议,郑州大学由此成为全国第一所省部共建大学。

与地方共建大学的部委中,以教育部为主,其他部委也会与地方共建大学,如交通部与重庆共建重庆交通大学,住建部与山东共建山东建筑大学。中国国情下,一些央企也参与到“省部共建”中,除了铁总与江西共建华东交大,兵器工业集团也与辽宁省共建了沈阳理工大学。

“共建”坚持“以省为主”的原则,“共建”后学校依然是省属,省政府要投入更多财力支持高校建设。由于涉及各自的义务,“共建”往往需要通过长期、多次“三方会谈”才能达成。

2015年10月,温州医科大学在官网上公开了一份“省部共建”红头文件,详细规定了温医大、原国家卫计委和浙江省政府的权利与义务。

浙江省政府的义务很明确,就是要“出钱”——承诺温医大医学专业生均拨款标准,到2016年不低于部属院校医学专业生均拨款标准。

鲜为人知的是,这一条款在协商阶段,一直让浙江省政府表示“压力大”。几次犹豫是否“签字画押”。温医大规划处处长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目前温医大医学专业学生的学费标准已经提高到浙大医学院的水平。

“地方政府要出钱”的规定,在多所高校的共建协议中都出现过,燕山大学的共建协议中,就明确要求“2016年生均经费拨款达到教育部直属高校水平”,至于是否真正得以落实,有赖于各省财政能否负担得起。

不过对高校来说,有一份协议,就多了一点盼头。

站在地方高校的角度,地方财政拨款的增加固然重要,但不是最重要,它们更在意的是能让学校跻身“国家队”。

参加部属高校会议的机会多了

“最重要的是让我们有了一个直接和国家卫计委、教育部对话的机会,能更直接地表达诉求。”温州医科大学规划处处长这样解释成为共建大学的意义,她说,温医大已专门成立了省部共建办公室。

教育部也专门成立了省部共建高校研究中心,每年召开省部共建大学的全国性研讨会,从2015年开始一年开一次,对地方高校来说,这就多了一个平台。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各部委在推进“省部共建”时,几乎没有资金支持,一般都是给予政策支持。

中部某省属综合性大学的知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学校成为省与教育部共建的高校后,省、部都没有拨款,但多了参加教育部部属高校会议的机会,而且可以利用“省部共建”的平台,争取到更多的项目和资金。

这一点,温州医科大学就尝到了甜头。

2007年,温医大成立了眼视光学和视觉科学实验室,为省级重点实验室,但2015年学校成为浙江省和原国家卫计委的共建学校后,由于卫计委在协议中明确要“支持温州医科大学现代眼视光技术与装备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检验医学省部共建重点实验室的发展”,实验室获得长足发展。

2017年,该实验室成为科技部与浙江省的共建实验室,晋级为国家重点实验室。这给实验室带去了立竿见影的好处,成为科技部与浙江省共建实验室之前,每年能拿到手的科研经费也就两三百万元。据实验室负责人南开辉介绍,现在浙江省每年的财政预算中,就有1300万元作为专项拨款用于实验室建设。光是人才引进这一块,每年就有不少于200万元的支持。

有了“省部共建”这张名片,一些大学的招生工作更容易开展。“一方面是学校的‘名头’更响,学生更愿意报考。”南京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教授程天君对南方周末记者分析,“另一方面,享受部属高校待遇后,硕士、博士招生指标可以通过和教育部协商沟通来增加。”

不仅如此,一些没有保研资格的高校成为“省部共建”大学后不久,也获得了保研资格。

西安工业大学“省部共建”之前就没有保研资格,但2016年7月与陕西省政府、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签订共建协议后,2017年就获得了保研资格。“虽然保研资格是由教育部、省教育厅进行审批的。”在程天君看来,“省部共建”的身份更利于各高校去游说、争取。

成为部委某方面的“抓手”

高校跻身“共建”序列能给自身发展带来机会,但反过来也会成为部委在某方面的“工作抓手”。

2012年,汕头大学成为教育部、广东省、李嘉诚基金会共建高校,这是全球唯一一所由私人基金会——李嘉诚基金会持续资助的公立大学,承袭了沿海发达地区的开放之风,一直走在教育改革的前列。

但汕头大学一位接近校领导的行政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囿于省属高校的地位,汕大当时在教育改革的空间上受到一些束缚。用时任执行校长顾佩华的话来说,就是“学校改革需要更大的平台”。

“省部共建”就恰好给了这样的一个机会,共建协议中明确规定:“三方将继续探索大学法人治理结构、干部人事制度、科研绩效管理、人才培养模式等方面的改革”。

这样的改革,恰好是教育部当时要推动的。2012年1月1日,《高等学校章程制定暂行办法》正式施行,教育部期望以此推动高等教育体制改革、建设现代大学制度。

共建协议签署后,时任广东省教育厅厅长罗伟其向媒体表示,“这意味着汕大在涉及教育改革的很多方面都可以跟部属高校一样参与,从而更深入地参与全国层面的教育改革。”

谈及与部委之间的关系,温州医科大学校长李校堃也认为,“卫计委需要我们作为一个‘工作抓手’。”

国内基层医学人才匮乏、定向委培履约履职难,一直是卫计委改革的一块心病。温州医科大学这方面的探索在医科院校中就走在前列,从2010年开始,温医大就开展了全流程本科层次全科医生培养模式。

“从招生到定向培养,再到规范化培训、分配入职入编适岗。”李校堃说,温医大进入共建高校序列后,在此基础上又加大了基层全科医生的定向招生力度。目前,温州医科大学仁济学院有2523名在校生,是全国最大规模的订单式基层全科医生培养群体。

2018年4月27日,李校堃接待了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科教司司长杨青一行的到访,他们专程为调研省部共建工作的进展而去,调研期间,杨青最关注的就是“全科医生下沉基层的教学与培养”。

2016年省部共建高校工作研讨会在西南科技大学办公楼学术报告厅开幕。(西南科技大学官方微博截图/图)

升级“部省合建”

对地方高校热衷于进入“国家队”的现象,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魏建国认为,“折射出的都是我国高校资源过于集中、难以得到均衡发展的根本问题。”在他看来,优质教育资源集中于中央高校,地方高校谋求发展,必然试图争取“进京”资格,由此争取话语权。

“省部共建”之后,省属高校的校长们有了更多的“进京”机会。江西师范大学原规划办副主任王钠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们校长每年都会参与教育部直属高校咨询会,了解一些前沿的高等教育会议精神。”

但教育部相关人士表示,目前省部共建大学参加教育部直属高校会议,只是作为列席高校参加,并未获得“法定”资格。

不过从今年开始,一些“省部共建”大学的身份得到了“升级”——成为“部省合建”大学。

“部省合建”大学在教育部直属高校会议中就能获得“合法地位”,这是针对中西部14省份没有教育部直属高校而采取的一项政策,在每个省选一所省部共建大学签订部省合建协议。

今后,这14所学校将全面享受和教育部直属高校同等待遇。教育部的官方口径是,按照“一省一策、一校一案”,加大政策和资金支持力度,部省(区、兵团)合建支持中西部高等教育发展。

教育部人士表示,“部省合建”的前身是Z14联盟。2016年4月27日,决定在没有教育部直属高校的14个省份各重点支持建设一所高校。2016年7月,联盟更名为“中西部一省一校国家重点建设大学联盟”,简称“Z14”。该联盟的大学得到了国家发改委重点扶持。

Z14联盟大学全部都是“省部共建”大学,除山西大学、河北大学,其他12所都是“211”及后来的“双一流”大学。今年按照会议要求,继续重点支持一批高校,便水到渠成地有了“部省合建”。

不像“省部共建”只有政策,几乎没有资金,“部省合建”将“以部为主”,入选高校可以获得国家专项资金支持。

2018年中央财政支持地方高校改革发展资金,已由财政部和教育部联合下达,总经费高达114.6亿元,其中一部分正是拨给“部省合建”高校。据《南国早报》报道,广西大学在这笔资金中分到5.2亿多元,同比增加约2.3亿元。其中有1.2亿明确为“部省合建”资金。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14所“部省合建”大学分别是河北大学、山西大学、内蒙古大学、南昌大学、郑州大学、广西大学、海南大学、贵州大学、云南大学、西藏大学、青海大学、宁夏大学、新疆大学、石河子大学。

2018年3月16日,教育部长陈宝生在十三届一次会议的记者会上表示,“教育部把这些学校列入部属高校序列,相当于一种准部属高校身份。这种学校可以把它叫做部建高校,这是一块金字招牌。”

上一篇: 2018中国互联网企业百强公布 互联网教育平台沪江再次入围
下一篇:黑色产业链:橡皮、围巾暗藏玄机 隐形耳机变身“神器”

网站首页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公益活动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ICP备12015329号

湖南网-湖南资讯门户网站! 欢迎您与本网洽谈各类合作! 合作QQ:764761084

© 湖南网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为湖南网